渔民天堂因污染面临消逝养螃蟹十几海里外取水

  • A+
所属分类:螃蟹养殖技术

  在当地人的记忆中,这个作为国家二级群众性渔港的海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曾是当地渔民的天堂:港内海水清澈几可见底,水产丰富,渔民不用走远,在家门口就捕获颇丰。当潮水退去,露出一整片的海滩,跳跳鱼连爬带跳,欢快地冲向海水;一群群的红蟹举着大螯,悠闲地吐着水泡……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浙江沿海掀起海涂围垦的高潮,礁山港的命运也因此改变。再之后的几十年,工业发展带来的污染,几乎让这里成为死港。垃圾、淤泥、以及林立的船厂、作坊,使得港内到处散布着腥臭。

  去年,当地政府投入近3000万元用于疏浚淤积的污泥和垃圾。由温岭26个部门组成的工作组目前也进驻海港所在的松门镇,开展违法排污、水体置换等十大整治行动。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三到五年。”温岭一名官员对钱江晚报记者说。到时候,我们能看到一个重新恢复活力的天然渔港吗?

  两个月前,陈建林穿着一件风衣回到礁山港的时候,他需要痛苦地捂着鼻子,那种无孔不入的腥臭让人难以忍受。陈建林今年50岁,早年外出做生意,这十多年来,他很少回故乡松门镇。

  位于温岭松门镇的礁山港三面环山,东面直通东海,港区面积600万平方米,能停泊近千条渔船,港口年吞吐量100万吨,拥有500吨级码头。

  陈建林的记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那时候,渔港内的海水清澈,几乎见底,黄鱼、鲈鱼等海产数量繁多,渔民们并不需要出远门,就能满载而归。

  父亲在国营的冷冻厂上班,小时候,陈建林经常跑到港口玩,看穿梭的渔船,抓鱼捕虾。

  “跳跳鱼和红蟹随处可见,就连码头下的桥桩上,也长满了牡蛎。”很多亲戚都是渔民,退潮后,大家带着简单的工具到滩涂上“讨小海”,捉来的鱼虾、蛤蜊,随便用清水一煮,就是一顿美味。

  多年后,人到中年的陈建林再到渔港,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这,还是那个日思夜想的故乡吗?

  陈建中是陈建林的堂弟,经营一家规模颇大的螃蟹养殖场,已有十几年了。他和记者开玩笑地说,“谁想得到,常年生活在海边,干净的海水却成了‘奢侈品’。”养螃蟹需要大量的海水,可因为污染,那些触手可及的海水却根本无法使用。每隔几天,他都要雇一只小船出海,一直开出去十几海里,取完水再回来。

  “这些黑乎乎的海水,里面没氧气,螃蟹扔进去,要不了多久就死了。”陈建中和记者说。要知道,在早先,他都是直接从港内取水养蟹的。这10多年间,他亲眼目睹了港口附近的工厂、烟囱,越来越多,工业逐渐占领了这个传统的渔业大镇。

  陈建中有个朋友,办了家鱼粉加工厂。每天把堆积成山的死鱼死虾加工成饲料,就近卖给养殖场。

  “我朋友的厂,产生的废水很臭,都是直接排入大海的。”陈建中曾问朋友,水这么臭,为何不买设备处理一下?

  一开始,海水确实并没有起什么变化。等工厂多起来,大家都同样的直接排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一天,陈建中像往常那样去港内取水,整塘的螃蟹全死了。这时候,陈建中才注意到,港内的水发黑发臭,不能再用。“现在,我每年雇船出海取水,光这部分成本就增加了十几万元。”

  生活好了,陈家的许多亲戚都在温岭市区买了房子。不过,在海边住惯了的父母却不愿意搬走。为此,陈建中还和父亲大吵一架。

  去年夏天,有户村民家的一只鸭子跳到通往海港的一条河里,捉上来没两天,死了。

  “我家两个老人可能是被这事吓到了,这才答应搬到城里来和我们一起住。”陈建中说。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礁山港遭到破坏,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海涂围垦工程。那些年,在浙江沿海,这样的工程并不少见。

  在众多的铲车、吊机努力工作下,大面积的滩涂被填埋,渔港的肌体遭到毁坏。“就像人的血脉被切断了。”当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协委员对钱江晚报记者说。

  礁山渔港原本有5个水门,意味着有5条水道可以流通。多个方向的水流,保证了港内的水是流动的,这能大大地减少污染。但是,随着渔港附近的滩涂围垦,水门被一个个合龙,港内几乎变成一潭死水,水质恶化程度进一步加快。

  另一方面,围垦出来的大片土地,被陆续用于工业开发。尤其是到上世纪90年代,当地逐渐形成以水产加工、机械流水线制造、塑胶化工、船舶修造为主导的产业。外来务工者也随之不断涌入,加剧了环境的负担。

  在治理前,港区周边有大大小小数十家船厂、水产加工企业及鱼粉加工企业等,常住居民近万人,周边企业排放的工业废水、居民生活污水超标排放,修造船企业向港区水域乱倒垃圾,导致港区海域水质状况日益恶化,发黑发臭。

  “最多的是船厂,因为这里靠海,有地理优势。”当地船老板王友顺说,从10多年前开始,造船业便成为松门这个海滨小镇的支柱产业。

  附近的渔民们说,礁山港的污染,主要来源于那些大大小小的造船厂,从这些工厂出来的柴油、废船板、塑料泡沫,几乎充斥着整个海港。“那些船厂拆解旧船后,因为没有集中的清理废弃物的场地,大海就成了天然的垃圾场。”一位当地渔民说。

  接二连三的破坏,加上天然排污能力大大减弱,这对于礁山港来说,无异于是毁灭性的。

  据温岭当地相关部门初步测算,礁山港这两年每年以10多厘米的速度淤积,致使主航道越来越浅、越来越窄,一些稍大点的渔船和货轮在浅水潮时根本无法进港。尤其是台风季,渔船进港避风困难。

  礁山港终于不堪重负,日渐萎缩,慢慢地消逝在了人们的记忆中。(记者 史春波)

  习三农三字经李克强会见梁振英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贪官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副书记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