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借粮湖丰饶可否再唤回

  • A+
所属分类:螃蟹养殖技术

  借粮湖位于潜江、沙洋之间东经112°3331北纬30°2641水域面积8.9平方公里

  一抹斜阳,一湖霞光,一叶扁舟,勾勒出借粮湖傍晚的剪影。湖畔,青蒿迎风摇曳,几只水鸟倏然惊起。

  看到我们沉浸在这样的宁静里,潜江市积玉口镇工会副主任杨明星颇为感慨:“以前的借粮糊更美,野东西多得很,到处是荷花、菱角,还有野猪、野鸟、野鸭、白鹤。那才真叫生态!”

  借粮湖跨潜江市积玉口镇、荆门市沙洋县毛李镇。虽然水面已大幅萎缩,目前仍是潜江市内面积最大的淡水湖泊。

  往昔的水丰草美,烙刻在积玉口波光粼粼的记忆里。像杨明星一样,许多当地人谈起借粮湖的昨与今,都不禁惆怅。

  该镇文化站站长王明恺痛心地忆起,1992年,电视连续剧《男儿女儿好看时》前来取景拍摄时,借粮湖还是满眼荷花。后来,一名外地老板在此承包水面养螃蟹,成片荷花被一扫而光,令人痛惜不已。

  该村有座资福寺,始建于北魏,现代重建。相传寺门能随太阳东升西坠而旋转,因此又名车福寺。寺庙原本依湖而建,庙前曾是碧波荡漾的四万湖,即借粮湖的九十九洼之一。如今,全变成了田地。“在我小时候,资福村到处是湖,长满了莲蓬,小伢们喜欢下水摸鱼。家家户户不是小木船,就是大圆盆,平时划水、捞鱼。”61岁的村民李春珍笑言,湖里游着很多大鱼,木船时常要避让。有一次,她的父亲正划着船,一条大青鱼突然扑进怀里,撞得他昏了过去,醒来时惊愕不已。家人合力把这条鱼捕回去,足足有27公斤,不过在当时的湖里仍算不上“庞然大物”。

  借粮湖映照着童年的倒影,而风光不再。李春珍遗憾地摇头:“村里哪还看得到湖?只有一片片田地了。”

  据《荆门州志》载:“晋杜预攻江陵,尝有船至接粮,分给兵饷。”故名接粮湖。又相传,当地一位在外为官的举人向乡亲借粮赈灾,于是人们将接粮湖改名为“借粮湖”。

  借粮湖水域辽阔,资源丰富,野生七孔莲藕、黑星鲫鱼、桂花鱼等尤其有名。这里流传的民间传说,许多都与丰饶的物产相关,也寄寓着人们对富庶生活的美好愿望。

  借粮湖原有水面3万余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湖边的农民不断修堤筑坝、围湖造田,使水面急剧萎缩。到了80年代,借粮湖的水面只剩下1万余亩。

  沿湖居住的荆潜两地群众,为了争夺水资源,时常发生纠纷。1997年,湖面的权属正式进行了界定。此后,两地分别将不少水面承包出去搞养殖。

  毛积桥是积玉口镇与毛李镇交界处的一座小桥。桥下,在层层荷叶的掩映中,隐约可见湖水较为清澈。荆么河流域水利管理站积玉口工作站的吴生强告诉我们,这一小片水面是借粮湖在两镇的分界线,几乎是“荒”着的。

  站在古城村望去,湖面上的竹竿、竹桩仿佛述说着围网养殖给借粮湖带来的伤痛。湖中,时见人为围成的土坝。

  64岁的村民李祖灿珍藏着许多老照片—芦苇荡里,渔舟唱晚,是当地人对借粮湖的温馨回忆。他叹息道:“水面被承包出去后,围湖养殖,成吨的化肥往湖里倒,严重影响了水质,哪还是原生态的湖?”

  杨明星曾参与《积玉口镇志》的编纂,镇志里详细记载了当地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他感叹,现在湖边的植被不再丰富,生物多样性遭到破坏。

  临近中午,我们来到毛李镇借粮湖渔场的一个精养鱼塘。塘边的仓库里,堆满了饲料和药粉。远处的湖面上,几个渔民划着小船,向湖中撒药。正在湖边晒粮食的71岁陈婆婆告诉我们,她的儿子承包渔场已有不少年头,期限是20年。

  在古城村远眺,湖心小岛跃入眼中。相传,楚共王还是太子时,曾贬居于此,因此叫做贬王嘴,亦称楚王岛。附近的官兵湾、熊家台等地名,也与这段故事相关。

  生态与文化,能否成为借粮湖发展旅游的两张名片?这个念头,让李祖灿在古城村坚守了多年,希望能改变“靠湖吃湖”的方式。

  他原本开了一家装潢公司,正赚钱的时候却关掉了。回到村里,沿湖植树,建起借粮湖山庄,兴建一些景观,帮助当地将几十栋民居改造成徽派风格,举办文化活动……“我是丢了金饭碗,来守荒滩。这些年花掉了所有积蓄,还欠了债,伢们都不喜欢。说得好听,我这叫做执著。说得不好听,叫做傻。”李祖灿说,不管怎样,他都会坚守下去,希望提高当地老百姓的生态意识、文化意识。

  借粮湖山庄的门口,挂着八块牌子—潜江市积玉口镇旅游文化协会、借粮湖旅游事务接待中心、借粮湖生态文化保护中心、借粮湖生态农业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等等。然而大厅里的两张方桌、八条长椅,落满了灰。李祖灿坦言:“这里的旅游还没成气候,只是餐馆偶尔有点生意。”

  我们在村里看到,滴水观音、镇湖神牛、龙柱等景观小而散落,农家乐也很冷清。

  一栋民居的大门上,悬挂着“古城客栈”的牌匾。院子后面,一方小塘,荷叶田田。果园郁郁葱葱,枝头缀满沉甸甸的青橘,藤蔓上还挂着几串葡萄。好一幅农家画卷!

  68岁的戴士绪刚给两亩棉花喷过药。他说,客栈2010年开业,只做了9个月。客人还是太少了,不赚钱,所以几个子女也不愿来帮忙。

  不过,李祖灿对借粮湖旅游发展充满信心。他相信,伴随着生态恢复和合理开发,借粮湖总有一天会吸引游客纷至沓来。

  对于借粮湖的历史伤痛,荆潜两地并不讳言。而新时期里如何进行保护、管理和修复,成为两地共同面临的课题。

  荆门市水务局有关人士建议,要理顺管理体制。借粮湖是跨区域湖泊,为更好地管理和保护好湖泊,减少用水纠纷,应成立专门管理机构,并界定各区域管理职责和使用权。而加强湖泊保护,呼吁采取多种方式终止承包养殖。因为水产承包往往只带来经济效益,却忽视了湖泊的保护,会带来一系列的湖泊污染。“潜江现有湖泊17个,共计31平方公里。借粮湖的现状,也折射出全市湖泊管理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潜江市水务局副局长田志力说,这些问题包括:受工业、养殖、居民生活影响,湖泊水体有一定程度污染;湖泊的确权划界工作未启动,围堤、水面等权属不明,管理有难度;湖泊生态修复项目少,治理力度不大,等等。

  他介绍,今年以来,该市水务人员通过实地踏勘,掌握湖泊的具体位置、面积、容积、变迁态势、调蓄能力及存在问题,编制湖泊生态修复规划,目前已完成了境内借粮湖、返湾湖、郑家湖等湖泊的规划。

  去年,全省湖泊大会召开,《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颁布,各地爱湖、护湖的脚步明显加快。对借粮湖充满感情的人们,看到了希望。“现在强调生态文明,翻开报纸,打开电视,说的都是原生态、绿色、低碳。我们不觉醒不行啊,必须要花大力气,来保护好借粮湖。”杨明星说,既然借粮湖可以被破坏,付出努力也一定可以恢复,坚信事在人为。

  在一个偶尔的机会,该镇宝湾村8组农民刘主权发现:小龙虾避暑期间,正是种水稻的季节;小龙虾繁育、收获期间,正是农闲季节。时间上的完美错位,有利于小龙虾、稻谷交替种养。

  2001年,他开始尝试虾稻连作种养模式,即中稻收割后,在稻田里野生寄养小龙虾,次年春夏之交捕捞。这种生态种养模式获得成功,2006年被写入省委一号文件,带动了全省小龙虾养殖产业的发展。

  在潜江境内,古城村是与借粮湖联系最紧密的村落,位于积玉口镇西南,与湖心的贬王嘴隔水相望。

  古城村因一座占地300多亩、名为古城台的土丘而名。这里的历史文化较为悠久,有孙叔敖衣冠冢、火凤凰、镇湖神牛等数不清的传说故事,也有较丰富的文化遗存,如邓家台、戴家咀、盘光丘、古堤坡等遗址,以及古墓群。村里散落的各种故事,为借粮湖增添了不少传奇色彩。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