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则尼亚孜罕养羊记

  • A+
所属分类:山羊养殖技术

  卖,还是不卖?4个月前,如则尼亚孜罕·依米尔阿则整整想了两天,才下定决心卖了家里的10只扶贫羊,进入当地的一家养殖企业成为饲喂员。

  “企业有严格的防疫制度,如果去上班,自家就不能养羊,当时心里有点没谱,一直在犹豫。”如则尼亚孜罕·依米尔阿则告诉记者,她甚至曾想“两头兼顾。在深度贫困的南疆乡村,羊是“重资产”。卖了羊到企业上班,意味着生产生活方式彻底转变。

  和田地区策勒县固拉哈玛镇幸福村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人均耕地不足两亩。今年年初,天津援疆企业在幸福村建设种羊场,并在当地招工。

  28岁的如则尼亚孜罕·依米尔阿则独自抚养着3个孩子,除了一亩玉米地,家里的收入来源都靠打零工、吃低保。生活的重担让她的脸上有着超出年龄的沧桑。换作以往,卖掉“扶贫羊”会被人视作“等靠要”“懒散慢”,这一次,却换来了不一样的目光。

  养殖场里,种羊车间、产羔舍、待配舍、饲草车间等整齐排列。每天早上,如则尼亚孜罕·依米尔阿则都会准时上班,更换工作服,消毒后进行饲喂工作。

  上午11点,如泽尼亚孜罕·依米尔阿则下班回家午休,挨着旧房建了新的安居房后,庭院更显逼仄,但三间房屋收拾得很整洁,厚密的窗帘隔绝了炙热的阳光。

  “过去外出打工都是拾棉花一类的体力活,很累还不稳定。”自从当了饲喂工,如则尼亚孜罕·依米尔阿则每个月有2000元稳定收入,可以顺利脱贫。“而且企业就在村子旁边,每天上班前父亲会帮忙把孩子送到村里的幼儿园,下班了再接回家。”如则尼亚孜罕·依米尔阿则说,能就近就业是最好的选择。

  根据当地发展计划,和田地区策勒、于田两县将建设“2个县级种羊场+20个乡级养羊分场+405个村级合作社”的三级繁育养殖体系。与此同时,建设肉羊产业技术培训、屠宰冷链加工、饲料生产支持体系,打造畜牧养殖、屠宰、交易、畜禽产品精深加工、冷链物流产业链,补齐畜牧业脱贫攻坚短板。

  “贫困户从一家一户分散养殖到产业工人,将经历职业身份的转变。”和田地区行署副专员、天津援疆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许南说,在南疆深度贫困地区,产业促就业是主要的扶贫方式之一。据初步测算,将辐射周边10000户以上贫困户变身为“产业工人”,实现稳定就业增收。

  卖羊是为了养羊。随着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时期,还会有越来越多的贫困户进入以羊为核心的全产业链扶贫体系,蜕变成为脱贫致富的“领头羊”。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