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亩稻田

  • A+
所属分类:螃蟹养殖技术

  宝安福永凤凰的曾晓君一直怀念儿时田园,两方池塘几亩稻,摸鱼抓虾,插秧锄禾,日子简单快乐。放学后三五玩伴或于田中抓泥鳅,或到林间捉迷藏,泥泞松软的田埂留下一串串小脚印,迎着落日余晖,带着些许不舍陆续回家。

  ●6月18日,坪山碧岭现代农科园袁隆平超级杂交水稻基地,墙上晾晒着霸王花。

  ●龙岗浪背新村附近的蔬菜基地,菜农在田里摘菜。田里能闻到淡淡的农家肥气味,混杂着泥土的清新。

  清风徐徐,稻浪翻滚,飞鸟掠过……这不是记忆中的故乡,也不是千里之外的村庄,而是已经没有农业、没有农民的深圳的一隅。在这个连农业局也被取消的现代都市,最后的农田就是值得我们守护的生态家园。

  根据国家规定,保护基本农田是基本国策,每个城市都有责任。深圳尽管早在2006年全部实现城市化,农民全部转为市民,但保护基本农田的责任却不能减。根据省里的任务,深圳目前农业用地还有约8万亩,其中基本农田保护面积3万多亩,共27个相对集中成片,主要分布在宝安、龙岗、光明、坪山等地。其中,光明承担了1.7万多亩改造任务,占全市41%;宝安承担8700多亩,占全市20%。这些改造的农田主要用于发展现代高科技农业、菜篮子工程、生态休闲观光,以园区形式交由各科研团队、农业生产企业经营管理。

  这些农田主要用来种植果树、蔬菜,少部分用于种植稻谷,年产蔬菜10万吨,荔枝、龙眼等水果3000吨。细心人会发现,虽然深圳已无农民,但在深圳的生产总值中,第一产业农业仍有5亿多元,占全市国内生产总值不到1%。

  宝安福永凤凰的曾晓君一直怀念儿时田园,两方池塘几亩稻,摸鱼抓虾,插秧锄禾,日子简单快乐。放学后三五玩伴或于田中抓泥鳅,或到林间捉迷藏,泥泞松软的田埂留下一串串小脚印,迎着落日余晖,带着些许不舍陆续回家。

  30多年前,除凤凰山脚、七沥水库边上,凤凰周边还有千余亩稻田,不知何时开始再也不见。曾晓君对此没有太多诧异,“随着村民收入水平提高,再种田明显不合时宜了,建房的建房,开厂的开厂,还有很多人去了香港,原来的农田要么弃置要么用作别的途径。”

  30多年,足以让一个乡村变城市。凤凰社区原来的茅草房、砖平房早已被推平,建成高楼大厦,上山路从足踏小径变成水泥路面,便捷却也少了些许情趣。原来的稻田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工业区、商业区。虽然还有少部分菜地,都是一些个人从凤凰山脚下垦荒而来。

  原住民不愿种菜,但作为基本农田不应闲置,于是在各区政府支持下,有公司开始承包原来的农田,并租给外来务工农民。而在当年的来深大潮中,一部分农民发现在这里也可以种田营生,而且比老家有着多种优势,如租种面积、交通运输、市场容量等,索性在这里重新当回农民,从农民工转变成“农民农”,不过不再种植水稻,而是种植效益更高的蔬菜。

  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茂名、阳江、汕头以及广西等地有大量农民涌入,从现在的光明、宝安到龙岗、大鹏,但凡原特区外闲置的土地都有他们的身影。部分区域渐渐经营成菜篮子基地,如宝安凤凰山脚下、龙岗浪背新村周边各有500余亩菜田。

  还有很大部分农田被政府规划成高科技农业产业基地或生态观光基地。如坪山新区的碧岭农业科技园,占地近5000亩。不过,无论是从耕作者看还是如今的菜田、花卉基地亦或是高科技农业及生态观光地,深圳的新农田只有发展并无传承,曾经的农家风光在零星角落还依稀存在,深圳最后的农田已经进入一个全新时代。

  龙岗浪背新村后街有个小“村落”,实际也不能算是个真正意义的村落,而是现代都市里的“新农民”聚居区。五排老式砖平房就建在菜田旁,每排有十几户人家,与之相距不远的菜田另一侧也有类似的住房,陈旧、狭小、逼仄,这些都是租给他们土地的公司提供的。所有蜗居在这些房子内的农民都来自外地。上世纪90年代中,第一批租客从广西千里迢迢赶来。

  “当时有亲戚在深圳打工,他们介绍我们过来,来后发现打工赚钱没想象的多,刚好看到这里有土地能种菜,就和当地公司签了合同,刚开始每亩地一年300元租金,便宜得很,很多人都跑这来种菜,我也叫亲戚朋友们都过来,不到两年,地全租出去了。我们是1995年来的,快20年了。”周谦石回忆当年种菜的经过,往事历历在目。几乎都是全家迁到这里,无论男女老少,多的有七八口,少的也有三四口。

  500亩菜田,200多户农家,在这里维持着田园的基本特色。土地平整,沟渠纵横,菜畦整齐。每亩菜田都有一方水井,井水清澈。周边没有太多机动车,菜田也没有先进的机器设备,无论浇水、施肥、除草,方式几乎都较为原始。在这里,每块菜田都经过一家或几家人十几年的耕耘,每户农家守着两三亩,这是他们全家的生计所在。

  站在远处瞭望,菜田连成片,一块块衔接交错,有长势喜人的番茄秧,也有娇嫩可人的青葱地,错落有致,虽不是“芳草碧连天”,极目远望却也心旷神怡,如果不是有远处高楼作比较,没人会想到这里就是深圳。每块菜田都有忙碌的身影,一般都是夫妻二人,或施肥浇水,或除草摘菜。走进菜田会发现田间几条主干道是水泥路,便于运输,也方便观光者驱车往来。

  菜农的生活很有规律,但也不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通常,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要收菜,赶在五点前送到就近市场,回来后又要准备一家人的早餐。附近菜农都习惯烧柴做饭,一方面省钱,另一方面也是习惯,每家门前都有些干柴。上午稍稍休息,到了下午则又开始忙碌,一直到晚上七八点。

  傍晚是难得的惬意时光,一天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家家户户升起炊烟,显得安静祥和。孩子们放学归来会帮着大人分担些家务,也有顽童自顾玩耍,但都没有什么特别繁重的事,所有人都可以松口气了。夕阳西下,看着满天晚霞,伴着孩子们的嬉笑声,都市里的农家生活算是告一段落了。

  对深圳而言,传统农业虽是必需,但显然不具备竞争力,菜田仅作为市民的菜篮子工程而存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开发高新技术农业、生态农业的理念在深圳得到贯彻。有代表性的是碧岭现代农科园及光明农场。

  碧岭现代农科园位于深圳市东北部40公里的坪山新区坪山街道,前身为碧岭生态村,原属龙岗区农业科技推广示范基地,也是袁隆平超级杂交水稻基地和国家级杂交水稻研究中心所在地,园区总面积4840亩。

  2004年,袁隆平分别与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和龙岗区政府签约。袁隆平领衔的“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清华分中心”挂牌成立,水稻研究基地定在碧岭现代农科园,共50亩水田。袁隆平说,深圳是中国的“窗口”,可以从这里向全世界推广杂交水稻技术。当时,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掌握着先进的分子生物学技术,能够帮助传统杂交水稻技术突破自身局限,实现大面积亩产900公斤的目标。

  现代农业中的农田与传统意义上的农田有着本质区别,超级杂交水稻基地占地约40亩,有数百个科研品种。目前所培育的水稻中,有业内鼎鼎大名的“深优”系列优良品种,亩产超过900公斤,优质者达到亩产1000公斤左右。农田的“耕作者”不再是农民,而是袁隆平的弟子武小金博士。

  即便如此,农田始终还是农田,基地里呈现出的景象与大多江南水乡的稻田相似,只是稻田外罩着一层网,为了防止鸟儿偷食,影响监测数据。如果在田边仔细观看,会发现已有狡猾的鸟儿在网下安了家,如果受到惊吓,便会贴着稻尖在田里急速滑行,所幸鸟儿只有几只,对整体数据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站在稻田边,会发现各品种水稻生长不一致,有的才抽芽,有的已成熟。技术工人介绍,这是因为品种不同,培育时间和方式也有差异导致的。

  园区内的这片稻田应是深圳仅有的稻田之一,无疑有着光明且广阔的前景,一直会应人类的需求而存在,不会停止前进的步伐。

  除了水稻基地,农科园还有多家企业,其中一家经营花卉的园艺公司是华南地区生产蝴蝶兰规模最大的,年均培育7万余株蝴蝶兰,包括今年险些夺得广州花王的“阿里山姑娘”及“仙女”等品种。园艺公司负责人罗观华在深圳花卉市场经营多年,是资深的“花农”,在竞争日趋激烈的花市,罗观华坦言只有在技术品种方面有优势才能占据市场主导地位,而她与家人朋友在温室中培养的数万盆蝴蝶兰正含苞待放,“无论是内销还是外贸,深圳的花卉都有优势,政府扶持,又有技术创新,所以前景应该是光明的。”蝴蝶兰要在农历年才会开放,如今整个温室一眼望去绿油油一片,满是盎然生机。

  很多人都知道,深圳是全国第一个没有村庄的城市。但很少有人知道,深圳依然有3万亩基本农田,每年还为G D P贡献产值。目前深圳农田有三种管理模式,一块是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划定的3万亩基本农田;另外是城市化后原有的农田;还有一块是1992年通过征地建立的国有永久性蔬菜基地,这些基地当时全部用于内销蔬菜生产,归专业公司经营,现在已由1.2万多亩减少至3800多亩。当时深圳市委市政府经历过几次物价大涨事件后,决定建设基地保障本土蔬菜供应,同时为城建提供土地储备,这无疑是很有远见的决定。另外,基本农田也属于基本生态控制线的一部分,守护基本农田红线,就是在守护最后的生态家园。只是,3万亩基本农田改造花了16亿多元,但深圳市农业用地管理绩效审计调查显示,目前农田乱象丛生,比如农田改造与运营脱节,有些改造后的耕地存在短期撂荒;改造后的农田运用均未招标;缺少监管机制,出现擅自改动农业用地用途的情况……值得期待的是,深圳基本农田管理办法及相关制度正在立法,很快将出台,届时将结束目前基本农田的乱象,使其在深圳成为真正的“保护区”。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